發展綠色能源,造福人類社會

生物質能為何發展的這么緩慢


作者:宇龍機械      時間:2013-12-26

生物質能源在這幾年被提及的很熱,生物質新能源有著其他能源不可比擬的應用廣泛性,沼氣,壓縮成型做燃料、生物柴油、生物酒,在多個域 有運用。不進是應用范圍很廣泛,而且原料來源也是非常的豐富,秸稈,棉稈,花生殼,樹枝木屑,棕櫚等,多種植物 是原料。單說我國的農作物秸稈這一項,每年就有至少6億噸的原料,只要其中的六成用于發電,發電量相當于八座三峽發電站。
生物質能源發電國一直在做,早在20年前我國就開始建設生物質電廠,06年出臺的能源法,對生物質發電進行補貼。據統計,2012年底并網發電已經達6000兆瓦。
這些看起來還不錯,但是生物質能發展其實是非常的緩慢,國對其也是不親。像光伏,水能,風能。跟這些比起來生物質能只能用可憐來形容。十二五規劃當中很明顯的可以看出。當然不僅是在我們這,世界范圍內也不咋樣,生物質能只占能源比例的12%。

生物質能在中國之所以長時間長不大,原料收集難成為首當其沖的障礙。我國擁有豐富的生物質能資源,根據中國工程院的可再生能源發展戰略咨詢報告,我國生物質能源的資源量是水能的2倍和風能的3.5倍。目前每年可開發的生物質能源約合12億噸標準煤,約是國每年能源總耗量的1/3。不過,中國生物質原料分布不集中,占生物質原料大多數的農作物秸稈收集很困難,如果向農戶收購則易增加收集成本,不劃算。

為什么原料收集這么難?大多數人將原因歸結為收購價過低。有人算了這樣一筆賬,以玉米秸稈為例,電廠每噸付費200~260元,而收購站只按100元左右收購。一名農戶8畝玉米地可產秸稈3噸多,送電廠能賣六七百元,而去近一點的收購點只能賣300多元。扣除油錢、運費,不算勞動力和花費的時間,所掙不多,因此農戶情愿一把火燒掉做肥料。

針對這些情況,2013年5月底,國發展改革委會同環保部和農業部下達了《關于加強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和禁燒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政府將“加大對農作物收獲及秸稈還田收集一體化農機的補貼力度”、“研究建立秸稈還田或打捆收集補助機制”。專分析,這將提高農戶正確處置秸稈的積性,有利于生物質能源企業解決既有的原料保障難題,使秸稈收集能夠常規化、規模化。


雖有《關于加強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和禁燒工作的通知》的下發,但是一直以來針對生物質能項目“補貼后建設”的措施易帶來弊端。專表示,不僅補貼方式上存在缺陷,整個機制缺乏能源主管部門、技術部門的參與。制度怎樣更有利于監管,公平公開還有待于進一步完善。

我國目前80%的生物質能項目 靠國補貼,每個省不少于50個項目,平均每個項目國投入近200萬元。這么大的一筆投資,我國的補貼政策是投錢建設,項目竣工后進行簡單驗收,但是后期維護、監管等程序則很少有人問津了。國內目前除了一些有雄厚資金和良渠道的大國企掙錢外,真正通過生物質能業務盈利的企業還很少。

另外,我國的財政補貼還有的進入門檻。財政部規定,企業注冊資本金要在1000萬元以上,年消耗秸稈量要在1萬噸以上,才有條件獲得140元/噸的補助。這對一些中小企業無疑是一道很難跨越的門檻。

據了解,與中國補貼形式相反,德國的生物質能建設是“建設后補貼”的方式。企業或個人在投產生物質能項目時,是個體的商業行為,政府可以貸款幫助建設,但是不給予補貼。項目建設完畢,每發一度電,或者每產生一立方米沼氣,政府開始根據產能進行相應的補貼,這樣不僅鼓勵了企業對生物質能的利用和開發,還有效避免了“面子工程”導致政府補貼資金的浪費。

除了補貼,政府還可以依靠稅收手段促進生物質能的利用。據了解,30年前的瑞典就開始對化石燃料征收環境稅,使利用生物質來生產熱能相對更為便宜。目前,瑞典國只有不足5%的庭用熱能來自于煤炭或石油。此外,在人口密集的市中心地區,瑞典利用燃燒生物質進行發電并向供熱網絡注入廢棄的熱能進行集中供暖的方式。

中國生物質能的開發和利用要想成為新能源的后起之秀,除了努力解決打破燃料收購地域限制、建立新的燃料收購模式,政府建立更有效的補貼機制外,借鑒成功國的經驗也必不可少。

分享到:

熱線:18615692322

91精品手机国产在线